• <rt id="dkpqt"></rt>

  • <rp id="dkpqt"><meter id="dkpqt"></meter></rp>
  • <rp id="dkpqt"><optgroup id="dkpqt"></optgroup></rp>

  • <tt id="dkpqt"><span id="dkpqt"><samp id="dkpqt"></samp></span></tt>

    白鶴灘水電站:讓“中國制造”烙上湖北印跡

    2021-11-02 17:20來源:轉載人民網湖北頻道




    宏偉壯觀的白鶴灘大壩泄洪現場



    《志遠讀城》:就在75屆聯合國大會上,中國莊重宣布: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故而,作為清潔能源的水力發電,備受關注。眼下,中國在大型水電站建設上遙遙領先。即將完工并投產發電的金沙江白鶴灘水電站,是目前世界在建的最大水電站,當之無愧的“國之重器”。鮮為人知的是:“湖北元素”所起的作用舉足輕重。


    令人自豪的“國之重器”


    在白鶴灘之前,全世界還從未有過百萬千瓦級別的水輪發電機組。連三峽大壩發電所使用的,也僅僅是70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與白鶴灘巨型機組最接近的,是2015年底全面動工,目前已經進入投產發電的金沙江烏東德水電站所安裝的85萬千瓦級別的機組。


    白鶴灘水電站作為世界最大的在建水電工程,可以比肩中國高鐵,講述了另一個體現“中國制造”崛起的故事。



    蓄水之后的金沙江庫區風景秀麗


    凌晨的白鶴灘水電大壩


    這個故事的源頭在湖北。


    當初,建設長江三峽工程時,需要32臺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但是,國內當時的制造能力,僅能制造出30萬千瓦級別水輪發電機。


    在這種情況下,我國從法國的阿爾斯通等引進大功率水輪發電機。其后,在三峽集團牽頭下,整合全國科研力量和制造力量,不僅實現了70萬千瓦級別的巨型水輪發電機全部國產化,而且接連推出了77萬千瓦、80萬千瓦,85萬千瓦級別水輪發電機,直到研制出100萬千瓦巨型水輪發電機,連連刷新世界紀錄。


    隨著三峽水電工程的巨大成功獲得越來越多的認可,成為世界最好的水電站建設品牌,以三峽集團為龍頭的水電站建設“中國制造”,開始在全國乃至全球攻城略地。


    以金沙江流域來說,三千多公里長的金沙江上,修建了四座大型水電站:包括最上游裝有12臺85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的烏東德水電站;第二級,也就是我們此次深度探訪的白鶴灘水電站;第三級,是裝有18臺77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的溪洛渡水電站;最下游的,則是裝有8臺8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的向家壩水電站。它們全部由三峽集團負責建設。


    當今世界,三峽集團作為水電工程“巨無霸”,僅在白鶴灘水電站,就接連創下六項世界紀錄,包括:在全球首次使用百萬千瓦級水輪發電機組;建成世界規模最大的地下洞室群;建成世界規模最大的無壓泄洪洞群;建成世界最大規模的圓筒式尾水調壓室;擁有世界最高的300米級高拱壩抗震指標;世界上首次在300米級高拱壩中全部采用低熱水泥混凝土。


    不僅如此,三峽集團的水電建設軍團還大力“走出去”,目前在全球超過40多個國家保有項目。三峽集團海外重點市場包括:新能源產業發達的歐美市場、河流水電資源富集的拉美非洲市場、具備電力互聯互通條件的周邊國家。


    如今,憑借世界級大型水利電力工程建設中的“三峽品牌”,湖北元素妥妥在日益崛起的“中國制造”上,再度打下自己的烙印。



    白鶴灘大壩上的人造彩虹



    已經投產發電的14號機組,8000噸龐然大物在腳下高速運轉,人站在上面卻異常平穩


    白鶴灘里的“湖北味”


    2020年5月,三峽集團董事長雷鳴山公開說,“三峽集團是生于湖北、長于湖北的企業,湖北省、武漢市是我們的家鄉?!?/p>

    白鶴灘水電站的業務骨干,大部分是從葛洲壩,三峽大壩工程大戰之后轉戰到此地的。他們中,有很多“葛二代”,甚至“葛三代”。

    進入白鶴灘水電站的心臟——那深埋在大山肚子里的發電車間探訪時,筆者見到了為數眾多,在此忘我奮斗的湖北人。


    白鶴灘水電站右側主廠房


    他們中的代表之一,是來自宜昌的起重機裝卸操作工梅琳。這位中年女子,是葛洲壩機電公司白鶴灘機電項目部推薦我們要采訪的人。因為出色的起重機操作技藝,梅琳被各方譽為“大國工匠”的典型。


    她的絕活包括:在三十米的高空,在視線范圍之外,僅用兩次到三次的嘗試,就能將一枚水杯大小的銷釘,準確地套入銷釘孔中。而10枚銷釘,就可將重達2000噸的龐然大物,牢牢固定住。



    大國工匠梅琳正在工作中


    梅琳的另一個絕活,是操作吊車,將2300噸重的發電機轉子,準確無誤地安裝到發電機定子中間。安裝好之后,轉子與同樣重達數千噸的定子間的孔隙,不超過43毫米。轉子運轉起來之后,擺動的幅度不超過0.1毫米。


    在這之前,梅琳在三峽水電站挑戰過吊裝1500噸的發電機轉子,到溪洛渡水電站,她挑戰了吊裝1800噸的發電機轉子。

    每次,梅琳都在挑戰自己的極限。而這極限,同時也是世界水電工程安裝史上的極限。


    白鶴灘電站的收尾工程現場


    正是因為梅琳這樣的“大國工匠”的存在,百萬千瓦級別的巨型水輪發電機才能得以順利安裝,順利發電。


    在白鶴灘水電站,有數千個梅琳這樣的湖北籍員工,作為新一代大國工匠,他們一方面將“湖北制造”的經驗帶向全國,帶向世界;另一方面,用自己的青春抒寫著世界水電史上最輝煌的奇跡。


    更欣喜地是,很多80后,90后湖北籍年輕水電人,也在這樣世界級工程建設中快速成長,走上骨干崗位。


    服務“國之重器”的湖北產業鏈


    除了湖北籍的諸多“大國工匠”,湖北對白鶴灘水電站這樣世界級水電工程的貢獻,還體現在湖北企業的巨大貢獻。


    在建設三峽工程的過程中,一大批湖北本地企業也跟著成長,并形成一條較為完整的為世界級大型水利水電工程配套的融合產業鏈。


    白鶴灘水電站因為全壩使用低熱水泥,而創下一項世界第一。這里面,湖北企業華新水泥功不可沒。華新為白鶴灘提供一半低熱水泥,價值接近10億元。


    巨型大壩的大體積混凝土往往會因為澆筑過程中的水泥發熱產生熱脹冷縮,而導致壩體出現裂縫。白鶴灘大壩通過全壩應用低熱水泥,配合嚴格的溫控工藝,從2017年4月開始大壩第一倉澆筑,到今年5月31日大壩全線澆筑到頂,全壩800多萬立方米的混凝土沒有出現一條溫度裂縫,建成真正的無縫大壩,解決了這一世界性難題。



    氣勢如虹


    這樣的湖北企業,不僅僅只有華新水泥。白鶴灘工程建設部黨群工作部的廖望階在初步梳理后,提供了一份為白鶴灘百萬千瓦機組機電設備做出貢獻的鄂企名單:


    宜昌利民電建工程公司,提供風管系統;長江三峽能事達電氣公司,提供輔助控制系統設備等;盛隆電氣集團,提供0.4kV開關柜及其附屬設備;武漢中元華電科技股份,提供故障錄播系統設備;武漢市泛科變電檢修設備制造公司,提供發電機定子耐壓試驗設備;武漢任督科技,提供區域調度交換系統設備;武漢喬亞機電技術公司,提供油系統設備;格瑞拓動力股份,提供低壓壓縮空氣系統設備等。


    如果從整個白鶴灘水電工程來看,這份名單,還將列得更長

    。

    就這樣,一個根在湖北,蜚聲世界的“中國制造”品牌,徐徐展開它的故事:它既波瀾壯闊,也細致入微;它既鐵漢錚錚,也柔情似水;它既扎根過去,也面向未來……抒寫著大國崛起征途中的一個個精彩瞬間。(圖/文 吳志遠)


    (責編:張雋、榮先明)

    网娱棋牌